<center id="iqikk"></center><optgroup id="iqikk"><small id="iqikk"></small></optgroup><tt id="iqikk"><wbr id="iqikk"></wbr></tt>
<samp id="iqikk"><option id="iqikk"></option></samp>
<rt id="iqikk"><wbr id="iqikk"></wbr></rt>
<samp id="iqikk"><option id="iqikk"></option></samp><tr id="iqikk"><noscript id="iqikk"></noscript></tr>
<samp id="iqikk"></samp>
當前位置:首頁 > 微電影 > 車四十四

車四十四

2001

[高清]

車四十四
影片打分:
  • 導演:未知
  • 語言:國語
  • 分類:微電影
  • 標簽:
  • 時間:2018-8-7 21:55:48
  • 地區:大陸
    相關:
  • 展開沒有與《車四十四》相關的影片
  • 簡介:曾獲第58屆威尼斯電影節評委會大獎并入選戛納"電影雙周"單元,令導演伍仕賢為國際影壇矚目。影片講述的是一位女大..詳細>>

車四十四在線觀看

[報 錯]
高清視頻

支持iPhone和iPad、安卓手機播放

車四十四劇情介紹

曾獲第58屆威尼斯電影節評委會大獎并入選戛納"電影雙周"單元,令導演伍仕賢為國際影壇矚目。影片講述的是一位女大巴司機開著載滿乘客的大巴在偏僻路途上的遭遇。《車四十四》描述一位女大巴司機在偏僻路途上的遭遇,道出了人性的光輝與黑暗。該片講述的故事發人深省:這天,很多乘客擠上44路長途車,其中有一個乘客 (吳超飾) 后來上車,引起了大巴司機 (龔蓓苾飾) 的注意,交談了幾句之后,長途車開始遠行了。不料,在公路上遇到兩名劫匪,他們不僅將票款搶劫一空,還脅迫女司機到路邊荒草地中欲施強暴,可是車上所有的乘客都無動于衷,男青年在動員無效后,一個人沖到車下要求匪徒放過女司機,可是反被刺中一刀,司機也未能幸免于難。司機被匪徒放回后繼續開車,可是卻將挺身而出的男青年趕下車。后來,郁悶的男青年終于又搭上另外一輛汽車,汽車在行進中被后面開來的一輛警車超過,男青年不由得更加關心女司機的命運,事情很快有了答案,44號公車被女司機開進山溝里,女司機和車上乘客全部死亡。影片簡評從風格上來講,《車四十四》是一部典型的短片。短片電影正像短篇小說一樣,不會以情節曲折,色彩絢爛取勝,這些都不是短體裁作品的長項。實際上,該片的導演刻意地將場景只局限于車上和路上,減少人物對白,幾乎沒有使用光線的變化和聲音效果,如此種種安排,使該片的要素濃縮成一些不甚引人注目的點,均勻地分布在主題的周圍,令片子在整體上給人以簡潔明快的感覺。而在結尾處,主人公一個出人意料的微笑,像刀鋒一樣在觀眾眼前閃過――但絕對銳利,在已完成的全片中劈開一個新的視野。結局奇峰突起,這又是短作品的一大特征。導演可謂深得此中三昧者,而他的做法不但不僵化,還蘊含主題于其中(下面就要談到),無怪乎引來歐洲觀眾對這一笑的紛紛探詢。 主人公搭車青年的破顏一笑,是他獲知四十四路車全車慘亡之后的第一反應。乍看去,這實在有些奇怪,于是觀眾不由自主地便要自問如果自己是那個青年,經歷了他剛剛經歷的事情:在漠然旁觀的同車人注視下,獨自下車營救被劫匪強奸的女司機,沒有成功反而挨了一刀,又不可理解地單單被女司機趕下了車。如果自己處于那種狀況,會做何反應。我發現我的答案是同樣的一笑,相信會有許多人也是這個答案,因為正是這一笑給人的觸動最深。然而,為什么會是笑呢?在慘禍面前,他,或者說我們,笑的是什么?有一種簡煉的解釋:導演故意使片中人物個性不夠豐滿使他們感覺上不像實在的人,而像抽象的概念符號,這樣全車人的死所帶來的也就不是初聞慘禍的沉痛,而是公義得到張顯時的快意,這固然不錯。但是,單純的快意,既不是導演的意圖,也不能令我們自己滿意。即使我們在理智上完全接納了上述解釋,也仍然會感到這一笑中直指人心的力量有其更深刻的根源。 在片子放映之后,導演回答了幾個同學的問題。從他的回答中,我們可以看出,他想要指明,片中事件并非簡單道德危機所致,他說 歐洲各國的觀眾都反映,在當地也曾有類似事件發生,可見這一事件的性質不應局限在某一地區或某一國家來理解,實際上它是人類進入現代社會后,普遍面臨的問題:人情冷漠,社會喪失凝聚力。導演使用了象征性手法來表現這一點,即,他令片中所有的人――甚至包括女司機和男主人公――都缺乏鮮明個性,使他們在別人眼中,也在觀眾眼中,一定程度地成為符號,這也是我們多數人眼中映現的,世界上其他人的形象。不過,對于女司機和男青年,他又做了一點特別處理:他讓他們之間進行了幾句簡單的問候性對白。男青年說話帶點痞氣,并不討人喜歡,看上去也沒有見義勇為者的一臉正氣。但是,正如導演后來所指出的:幾句簡單的對話造成的親近感,認同感,使男青年在危急時感到對女司機負有一種責任,感到應該挺身而出。 導演擬就的對白模式只能說是對這一問題的剖析,而算不上一種解決。且不論先賢在這個難題面前的失敗,僅僅從現代社會巨大的規模來看,純對話模式的解決方法也是不可取的。其實,社會太“大”,這已被作為一種根源而提出過了。比如,亞里士多德和老子都認為小國寡民是最佳的狀態,而騰尼斯則明確指出只有小社會才能實現和諧,達到“歡騰”,大社會不可避免地要變得機械化。涂爾干倒是認為“大”不成問題,他希望用宗教作為調和劑以實現大社會中的“歡騰”,然而,他并未成功。 過于龐大的社會必然要導致人與人的疏離,導致現代人感覺自己被束縛于巨大空間中的小小一點上,寂寞而又無助。這種狀況下,人的心理會發生種種變異,做出種種不可理喻的事情。近年來的黑色幽默文學中有大量這種描寫,《車四十四》的片尾一笑,也可算其中一例,只不過不是明確的表達。于是,問題又回來了,我們在笑,笑什么呢?也許是在這荒唐無序的世界里找到一點公義,快意的笑;也許是血腥慘象沖破心中壓抑時的宣泄;也許是對自己在世界中無能為力的自嘲――我要說,都有可能。

為您推薦

  • 復仇者聯萌復仇者聯萌
  • 太陽花太陽花
  • 年
  • 還愛還愛
  • 有愛的飯有愛的飯
  • 凡事不平凡凡事不平凡
加載中
江西11选5官网